大虎治史

社会主义的接班人,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

你想起舞吗(1)

FBI WARNING:

1.ooc

2.女装大佬

----------------------------------------------------------------------------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宇智波族训

       

天堂与地狱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其实啊,真的没什么区别。就是地狱这边伙食差,住宿差,工资低,大人物少,其他都差不多。像是人们可以随意变换年龄啊;像是人们无法再产生后代;像是到处都是wifi;又像是人们在这里仍需要钱。

——要知道,钱永远都是大问题。若你想进天堂,除了摇号之外,那就只能给上帝•岸本齐史多塞点钱了,不然他老人家一个不高兴,一通电话把你打发到地狱里去。      

当然,也有又不用摇号、又不用交钱就能上天堂的——那就是叫岸本老爷子的老交情六道仙人送上来。你看宇智波斑跟宇智波带土就是这样的,那可是四战时六道仙人亲自捞上来的,多拉风!就算已经过了几十年,天堂的吃瓜群众们仍记得那一天宇智波斑裹着一条风骚小裙裙,还有那宇智波带土光着个膀子被六道老爷子夹在胳膊里甩上天堂的景象。

是啊,过了四战后算算都有43年了,物是人非啊。木叶的初代与二代合伙建了个房地产公司,初代负责用木遁盖房子,二代负责营销,生意红火的不得了。你懂的,房子不管在哪里都值钱。三代建了个学校,再招聘几个上忍教授各种知识,志村团藏也跟着起劲,开了好几家培优班;四代搞了个快递公司,靠着飞雷神满天堂送货物,还顺带着把宇智波止水也招过来了;五代在一个三级医院里当着副院长,每天把工作交给野原琳,自己却偷偷去赌场玩耍。

唯独宇智波最穷,,可这里面还要排除宇智波富岳这一家。宇智波止水除了帮四代送货,还跟竹马宇智波鼬开发出了VR,那原型就是月读。还别说,VR吸引了不少有钱人,据说队伍都排到雷之国了。宇智波富岳看着自家大儿子这么有出息,心里也喜滋滋的。再者,小儿子宇智波佐助还活在人世间,时常烧不少纸钱。一大家子都过得很滋润。

但其他的宇智波就没这么好过了。还活着的后人也就佐助跟他女儿佐良娜了,可这两人给富岳一家烧的纸钱倒是够了,给族里烧的纸钱压根不够塞牙缝啊。

不能靠别人,那就只能靠自己了。有些宇智波族人看隔壁日向家推出了白眼美瞳,心里也痒痒的,寻思着推出写轮眼美瞳。好家伙,可以推出好几个系列呢,从单勾玉一直到轮回眼,其中万花筒与永恒万花筒还有好些样式,可以吸引多少迷弟迷妹卖肾啊!但族长斑马上就回绝了。笑话!高傲的宇智波怎能把自己引以为豪的小骄傲卖给别人,这不是自降身份嘛。这样,族人们也只得作罢。再加上大多数宇智波不擅长经商,所以一直来宇智波族人或是打工,或是做些小买卖,日子也就不咸不淡的过下去。


直到有一天,斑看到一个大广场,还带着花花草草,看着很是漂亮。斑也就动了心思,寻思着弄过来给宇智波们做个花园什么的。就去岸本老爷子查资料,看看土地证持有人是谁。但那查阅文献后才发现,那是某东方古国的大妈们遗留下来的,用于跳舞放松。只可惜后来大妈们不稀罕跳舞了,都跑到天堂另一个分部炒黄金了,这片地也就一直搁置了。斑想起族人们纤细柔♂软的身肢与其对舞蹈的热爱,灵机一动,准备利用这片广场开个舞蹈培训公司来赚钱。

事不宜迟,族人们一商量,拍案叫绝。族人们过惯了天堂里的安逸日子,身子骨都不大灵活了,开个舞蹈培训公司一来活动筋骨,赚赚钱,二来还能重振宇智波的雄风,让宇智波的大名在天堂响彻!

正好斑喝了点酒,也跟着豪情万丈起来,把酒杯往桌上一砸,撸起袖子,就在宇智波大宅(千手柱间修的)里大笔一挥,写下了对宇智波影响深远的族训:“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一时间,宇智波族人们全体起立,纷纷亮出自己血红的写轮眼,将眼前历史性的一幕刻印在眼中。


过了一段日子,初代火影柱间帮着宇智波搞定了土地租赁与其他琐事,宇智波舞蹈培训公司也就正式开张。每天晚上都会安排三个宇智波族人在广场教舞。慢慢地,人也开始多了起来。斑就顺势将学员归类,分为入门、中阶与高阶,但不管哪种班,价格极高。但有钱的大佬们冲着宇智波的颜值与柔♂软的身段就乖乖认了。


再来说说我们故事的主角宇智波带土了。本来带土上了天堂后是在四代那里做事的,可想到自己活着时干的好事,算了——免着见到自己老师一家挺尴尬的。在宇智波舞蹈培训公司开业后,又本想捞个总经理什么的当,无奈斑怕他坏事,坚决不同意,还把他踢到教舞的队伍里去了。

好在带土经历了许多事后,他的心境也就变得平和多了。基层就基层呗,反正自己实力又不差。抱着这样的心态,带土就活得很滋润了。一颗少女心蠢蠢欲动:每天将自己变成十五六岁时的模样,对外自称御美都,戴着各式可爱的面具,套着假发,穿着各种粉嫩的公主裙,还装着变声器就去教舞。

还别说,带土家世好、舞技好、身材高挑,又卖得了萌,一时间上门提亲的纷至沓来,连三代都领着几个学校的老师来说媒。

只可惜,带土总是装出一副娇羞小女人的模样,找着各式各样的借口推脱。慢慢地,大家的兴致也就淡了。带土也就随着性子,每天跳跳舞,闲了去医院找琳聊上几句。日子倒是过得很舒适的。


可天堂另一头的旗木卡卡西日子就过得不舒心了。他到天堂不过几天,就被旗木族人包围了,各种酒宴、各种庆祝活动轮番轰炸,宿醉都是常有的事情。再加上好不容易旗木家出了位火影,族人们哪能放过他

在人间,身为六代目火影的卡卡西刚去世,新三忍带着几票忍者成天哭天嚎地,那纸钱是刷刷刷的往天堂运。弄得一向自持的旗木朔茂的笑容都要弥漫到耳根子去了。

终于半个月后,旗木族这边各种事忙完后,三代又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过来。朔茂与卡卡西赶忙出来迎接,又是问候,又是端茶送水。一盏茶后,三代才讲明自己的来意。

“卡卡西,老夫对你们旗木一家总是抱有愧意的。虽说朔茂已经原谅我当初的无作为……”

“哪里哪里,我与卡卡西从未对三代目大人有任何怨言。”

三代吸了口烟,吐了个烟圈,顿了顿,“罢了,往事不提罢了。直接说吧,这次老夫是冲着卡卡西来的。”

卡卡西愣了愣,随即倾身向前,问道:“三代大人是有何事?”

“卡卡西哟,你一直以来都为村子做出了很多贡献。老夫还听闻你当了六代目后,更是将村子治理的井井有条。只是,还听闻你一直未婚嫁,老夫觉得很是可惜啊。你少时丧父丧母,老师朋友也接连逝世,连个陪伴你的人都没有。但现在在天堂,一切都很安稳,老夫觉着你是不是可以交个女朋友,享受一下平常人的幸福。这次,老夫特意挑了几个好姑娘的资料带过来,喏,你瞧瞧。”

说着,三代就打开文件夹,将三份资料一一放好,就等着卡卡西过目。他看着卡卡西面带犹豫,也不勉强他。“这样吧,你看好哪家姑娘就给老夫打通电话,老夫给你安排。”

接着,三代与旗木一家喝着茶,聊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看着时间不早了,三代也就收拾收拾回家了。

卡卡西想着不辜负三代老人家一片好意,就坐在沙发上翻看资料。

第一位名叫大虎,名字叫着挺剽悍的,模样看着……也挺剽悍的。明明是个女孩子,就穿个白背心,身上的肌肉连卡卡西看了都自愧不如。资料里还写着身高186cm,体重83kg……算了,pass。

下一位名叫治史,一头黑长发,带着眼镜,看着倒挺文静的。底下身高体重、家庭简介什么的卡卡西还比较满意,直到看着最底下有一个备注:希望对方不要介意自己背后纹的一头老虎。

???什么?一个看着挺文静的女孩子没事纹老虎做什么?想要改变自己的形象?不,改变形象那也要从外观开始啊,从背上开始是个什么鬼?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不不不。等等话说那你到底跟那个大虎是个什么关系啊?

哎,算了,下一个。

下一位也是最后一位,名叫宇智波御美都。这个宇智波的名号倒是引起了卡卡西的注意。身高167cm,体重50kg,还不错。其他介绍也很合自己的心意,就是这姑娘脸上戴着一个粉红色的面具,让卡卡西不禁想起了宇智波带土。

卡卡西合上资料,顺着往沙发上一瘫,叹了口气。想着不能拂了三代大人的面子,就挑着这个宇智波御美都了。说到底这宇智波御美好歹是宇智波一族的,礼仪规矩肯定都没话说,再者到时候相亲时说不定能旁敲侧击的套出带土的近况。

卡卡西就向父亲问到三代的号码,打了通电话说明情况。三代倒很兴奋,一直说着御美都的好话,也希望卡卡西抓住机会。三代就定了后天要卡卡西去咖啡店里见面。

tbc

无产阶级革命斗士(上)

新人,入带卡很久,但产粮还是第一次,请多多指教(土下座)

关于文中的政治倾向,只是玩笑,无需过度在意。

----------------------------------------------------------------------------

    “ 啊啊啊——”一声嚎叫响彻云霄。

       带土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你啊,卡卡西同志!”

       他的双手颤抖着伸向卡卡西,想要抚上那苍白的面颊,却终究是放下了。

    “卡卡西同志,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 

    “卡卡西同志,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这样的世界,不如毁掉算了!”

      带土就像一头野狼,正用尽全身力气咆哮,不甘、痛楚、绝望一并涌上他的心头,使他的身心癫狂,失去理智。他想用最后的话语唤醒卡卡西同志,唤醒这个曾经的同伴。

       看着眼前的一切,卡卡西垂眸,不禁叹了一口气,“宇智波的力量真是不可小觑了啊。”再抬眼时,眼睛里已布满了阴鸷。

       ——“带土同志,你什么都不懂!”

       一字一句狠狠地砸在带土的心头。“我什么都不懂?”他瞪大双眼,泪水还在眼眶里打转。“我不懂?卡卡西同志,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你手上正拿着的28元的重芝士猪排堡是怎么回事?”

       是的,卡卡西手上拿着的正是标价28元的重芝士猪排堡,香软酥嫩的猪排被正滋滋作响的厚芝士包住,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卡卡西同志,你难道忘了我们是无产阶级革命斗士吗?你难道忘了那个夜晚吗?”

       那个夜晚,不过十几出头的卡卡西与带土因政治倾向大吵一顿。但正当卡卡西会以为带土头也不回地离开时,带土却停下回头,眼神里写满了坚毅。“我认为无产阶级革命斗士才是真正的英雄。”

       那一刻,卡卡西想起了父亲,那个无产阶级革命斗士,那个被资产阶级残害的无能的人,却在他的遗书中写道:“我为自己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斗士而感到自豪。”

      “卡卡西同志 ,你听好了。我即使是死了,钉在棺材里了,也要在墓里,用这腐朽的声带喊出‘共产主义万岁!’”

       一字一句狠狠地砸在卡卡西的心头。那一刻,卡卡西感觉到父亲的身影仿佛与父亲重合了。卡卡西仿佛看到长大后的带土就如父亲一般,坐在书桌前,燃着一根烟,时而伏案时而沉思,用着语言文字唤醒那些沉睡的人。但自己,却只能像一个稻草人一样,一直呆呆地站着,看着他们的背影。

       那一刻,卡卡西就决定了,要成为一个像父亲那样,一个像带土同志那样口诛笔伐的无产阶级革命斗士。

       只是没想到,这小小的、28元的汉堡引发了争端,就那样轻而易举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信任。

     “带土同志,我当然没忘记。我永远会为自己身为无产阶级革命斗士感到自豪。”卡卡西抚上带土的手,直视着带土的眼睛,目光坚定有力。

     “卡卡西同志……”

     “带土同志,听好了,接下来的都是机密。最近有一家名为晓的汉堡店正兴起,那可是万恶的资产主义壮大的摇篮啊!况且那里涌现出许多激进派的资产阶级。长此以往,组织的性命十分危险。所以组织派我去做卧底来探探这些毒瘤的情报。”

     “卡卡西同志,我竟然错怪你了,真是对不起呐。我要这眼睛有何用,连自己的战友的看不清,哪能看清我们无产阶级的未来!不如、不如挖下来送给那些需要的同志,为实现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

     “带土同志!”

    “卡卡西同志!”

    “我们都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

       二人热泪盈眶,紧紧相拥,共同展望着无产阶级革命斗士的美好未来。

        tbc